首 页 自在镇远 新闻 图说 记录 旅游 文学 经济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汇粹 > 2015年专题 > 抗战胜利70周年 > 抗战故事 > 正文
那一年,他发电报限令日军投降
发布时间: 2015-08-24 17:07:34   作者:田刃 杨嵘   来源: 本站原创   字体: 浏览次数:

————镇远94岁抗战老兵徐国扬的人生传奇

  日本侵略战争涌现出无数中华英雄儿女,中国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被镇远这座充满灵性而神秘的古镇中的一位名叫徐国扬的抗日战士,在1945年8月的一天,在湖南芷江奉命用美式450w399型发报机向南京侵华总司令部总司令冈村宁次,发出181字的限令缴械投降电报战争才结束,被镇远当地人传为佳话。近日,笔者带着好奇与敬佩拜访了这位抗战老战士,94岁精神矍铄的徐国扬,非常乐意的与笔者分享了他这一生所经历的传奇。

  父亲担任孙中山的警卫队长

  “我父亲叫徐卫璜,他与朱德是云南讲武堂丙班步科的同学,他还担任过孙中山元帅府警卫队长......”说到自己父亲时徐国扬眼睛流露出骄傲的神情。

  据镇远县史志办主任段文浩著的《段大叔摆镇远故事》一书中记载,徐国扬的父亲徐卫璜是云南文山人,在1916年参加蔡锷、唐继尧、李烈钧在云南组织的“护国军”,当时蔡锷任第一总司令,出兵四川;李烈钧任第二军总司令,进军湘桂;唐继尧任第三总司令,坐镇云南。同年12月7日徐国扬其父徐卫璜,与好友钟世英、李明扬等随着第二军总司令李烈钧护国东征,向滇桂边境进发。当时徐卫璜担任李烈均司令部卫队长。徐卫璜好友钟世英先任营长、后任团长等职;徐卫璜好友李明扬从德国留学归来,任护国第二军总司令部少将高参,后兼任警备团团长。

徐国扬在讲述他的父亲徐卫璜

  徐国扬回忆称,1917年夏天,钟世英、其父徐卫璜随李烈钧来到广州,同年8月25日至9月1日,孙中山在广州召开全国会非常会议,联系滇、桂、粤等各省,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孙中山任海、陆军大元帅;李烈钧任被任命为广州大元帅府参谋总长;徐卫璜任孙中山中华民国军政府警卫队长。期间徐卫璜的手下卫立煌,由于二人的名字相近,再加上卫立煌为人诚实,工作认真,得到徐卫璜的赏识,二人相处甚好。

  1919年徐卫璜随李烈钧部队进驻镇远古城,在这里生活一年时间。期间,徐卫璜迎娶镇远石牌坊巷商人陈印川的女儿陈洁珍为妻。1923年1月滇桂联军击败广州军阀陈窘明,携妻随李烈钧回广州再次回到孙中山大元帅府任要职,成为当时四十余人中持有孙中山大元帅府出入证,可以随时自由出入的人物之一。

  1922年受战争的影响,徐卫璜一家暂时转入香港,同年5月27日徐国扬在香港出生。也许是出生在那个受战争影响导致动荡不安的时代,注定了徐国扬走上从军之路,拥有传奇的人生。

  李烈钧为他取名并得到宋庆龄的喜爱

  徐国扬年幼时,父亲在孙中山大元帅府任职期间,母亲陈洁珍经常抱着他出入孙中山大元帅府找父亲,父亲也经常带着母亲一起到孙中山先生家拜望。后来他听母亲说,当时宋庆龄见只有几个月大的他壮实灵气,特别喜欢,便常抱他逗着他玩。母亲还告诉他,宋庆龄平易近人,他们很多人都喜欢到孙中山家去做客,李烈均就是其中之一,并在孙中山家做客期间为他取名“徐舞扬”,希望他长大后能像战国时期十三岁的勇士秦舞阳一样英勇善战。

  徐国扬回忆称,少年时代还见过鲁迅先生,那时鲁迅先生经常到他家做客。却因年幼不懂事,对鲁迅的到访并没有太多认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才感觉到,能够见到中国的大文豪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受当时战局的影响,为保护年幼的徐国扬,其父不停的将一家人转移到不同的地方居住,先后到过广州、香港、上海、安庆、武汉、徐州、南京居住,在不同地区的居住期间聪明好学的徐国扬还学会了英语、吴方言(上海话),同时居无定所的日子让他变得更加坚强、勇敢、乐观。

  徐国扬说,在1930年徐国扬8岁那年,其父徐卫璜受命“围剿”红军,当时的参谋长是杨芳廷,不知道因何原由父亲迟疑不前,被告与江西修水县长杨子云故意放走两个团的红军,遭蒋介石怀疑其不忠,被取消一切职务并被逮捕关押到镇江模范监狱。后来母亲告诉他,由于抗日战争爆发后,经朱德、李烈钧、李明阳、卫立煌等人做保,其父才得以出狱。而在父亲入狱期间,家里却发生很大的变化,有父不能见,有母不能依靠,徐国扬与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在南京新街口夫子庙一带讨饭,后又流落在下关、浦口、铺镇一带,白天要饭晚上睡在岔道口小土地庙里,这段时间几乎沦为乞丐。后来杨芳廷找到了他,将他送到铺镇的一所贵族学校去读书,徐国扬的生活才恢复正常。待到徐卫璜出狱时,一家人才在南京玄武湖畔得到团聚,不久日本侵略军很快打来了。父亲又把全家人从南京转到徐州,住在萧县李阳明家。徐州不久又被日军侵略,全家人又辗转武汉,把家人安顿好之后,徐卫璜随李明阳回到徐州任游击队指挥官参加抗战。

  1938年1月24日,徐国扬与父亲在武汉亲眼目睹了枪决韩复榘,这时武汉也陷入了战争之中,白色恐惧让人恐惧不安,这时为保护家人的安全,父亲想到了把家人转移到母亲的家乡镇远。徐国扬说,1938年冬一家人随着父亲匆匆乘船离开武汉,到湖南常德乘汽车来镇远。在赶路期间,途径湖南晃县境内,遭土匪洗劫一空,驾驶员被杀害,是父亲亲自开车回到镇远。

  徐国扬说,作为军人的父亲在回到镇远后时刻惦记着抗日前线的时局,当时还年幼只记得父亲终日郁郁寡欢,抽食鸦片麻痹自己,母亲也经常开导父亲,但父亲当年的“护国梦”始终没有被唤醒,直到在1939年冯玉祥视察镇远时,专门登门拜访并开导其父,邀约其去抗日,父亲当年的热血才又重新沸腾起来,义无反顾的随冯玉祥到抗日前线去了。父亲后来任中美合作社别动大队中校大队长,在1945年雪峰山战役前夕,徐卫璜深入敌军后方进行策反工作时被捕,在浑南井冈山英勇就义,讲到这里,徐国扬的语速突然变得很慢.....

  与史迪威将军同处一间指挥所

  “我骨子里流淌着军人的血液,我想到抗日的前线去,把日本早点赶出中国”。徐国扬告诉笔者他18岁时热血沸腾的理想,当时徐国扬为了报效祖国在印度期间把名字由“徐舞阳”改为“徐国扬”。徐国扬回忆称,1940年陆军通讯兵第三团教导大队在镇远招无线电兵,与其他三十余名人员通过严格考试后被录取。随后在贵阳南明堂集中训练,徐国扬被编入三中队。他还清晰的记得当时的队长是康晖武、教官是张云、付道徇、范方炳等这些人全是从黄埔军校7期毕业的高材生。经过半年无线电发报和操练的专业训练,被转移到昆明,当时在昆明还吃上了美国制作的食品、用上美国生产的日用品,半个月之后搭乘美国十四航空运输机赴印度,经过5个多小时,穿越喜马拉雅山,抵达到印度的汀江。

  徐国扬称当时到印度之后,下了飞机,被领进一个类似医疗室的帐篷里,被要求脱去旧军装洗澡然后换上美国军装,然后美军医护士还给他们及时注射了各种育苗,护士服务很周到,徐国扬说,当时很害羞都不好意思,善解人意的护士还用不太流畅的中国话给我们大家说:“没关系,我们是盟友盟军。”

徐国扬讲述当年在印度见到史迪威将军时的情景

  时间很紧,第二天乘坐火车经过三天的时间到达兰姆伽训练营,在这里冒着四十多度的酷暑下进行严苛的训练,徐国扬正式被编入“中国远征军电讯独立通信兵第三营无线电连”(简称通讯三营),徐国扬还记得当时的营长是王树海,连长是马国昌,教官还是付道徇、范方炳等,当时还有很多德国、美国教官。在这里还进入附近的美国航空无线电学校学习英语、学收发报,因他聪明、记忆力好,德国教官很喜欢他。

  在印度期间,1944年5月25日,徐国扬接到命令与其他两个战友携带美式28型25W无线电话机,乘运输飞机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来到密支那一个设在山洞中的“前进指挥所”,直接替指挥部进行收发报联络。在这里,他见到了赫赫有名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将军、参谋长鲍德诺、副总指挥郑国洞将军。徐国扬说,虽然没有机会跟他们说上一句话,但是能与这几位将军同处一个指挥所工作,我感觉很幸运。第二天,由于徐国扬左肩被单片击穿而退出了战斗。这年夏天,通讯三营被打散,徐国扬分到新六军直属通讯营任通讯上士,再后来缅甸被收复,徐国扬乘飞机随新六军回国驻扎在云南曲靖女子中学。

  奉命发报限令日军投降

  1945年5月,徐国扬随新六军空运抵湖南芷江,并被抽调到专门负责联络受降事宜的电讯台工作。

  据徐国扬回忆,1945年8月的一天,是日军降使到达的日子,11时,一架日机打着投降信号低飞三周后降落芷江机场,飞机上下来的是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岗村宁次的降使少将今井武夫。今井武夫面带戚容、缄默无语。

  接下来,徐国扬与他的战友根据军部赖参谋的指示,用美式450W399型发报机与南京侵华日军岗村宁次总司令部用明码反复联系后,中国给日军发出的共181字的限令缴械投降电报,从徐国扬手中发出。

徐国扬在演示当年受命发报限令日军投降

  8月27日,徐国扬等人作为首批人员与何应钦同乘一座飞机最早返回南京,他还记得在飞机上看到,整个南京一片红色,下飞机才发现是老百姓庆祝战争胜利用红纸做的彩旗。他们的联络台增加了延安台,徐国扬在南京的一天,电讯台来了一位首长,与全班官兵握手说“同志们,辛苦了”,告别后他才知道这个人就是中共领导人周恩来。

  耄耋之年 身体健康安享晚年

  侵华战争结束后徐国扬被分配去武汉,在那里他接识他的第一任妻子康若莲,他回忆称他妻子是现在沈阳大学的学生,很有文化。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徐国扬携着妻子来到家乡镇远,他和妻子在该县都坪镇教书,后来因为他掌握无线电技术的原因被当安排到县广播站工作至退休。第一任妻子在1957年病故后,自己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后来经人介绍与当地一位姓肖的女子重新组成现在的家庭。

  现在耄耋之年的徐国扬孩子孝顺,他生活快乐。他现任妻子肖氏说,3年前,徐国扬还常下河游泳、骑自行车出行,如今,因94岁高龄,家人不再让他骑自行车和下河游泳了,但他经常出去散步,与老伙伴们“摆门子”。他还经常向年轻人讲述自己的抗战经历,他希望更多青年人永远不要忘了中国那一段血泪史,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

  讲完他传奇的一生时,性格开朗的他还铿锵有力的给我们唱起了当年在部队时经常唱的那首叫《再会吧,祖国!》的歌:

  侵略者的烽火已燃遍太平洋。

  地不分东西南,

  人不分棕白黄。

  我们扛起抢,

  朝着共同的敌人去放......

  据了解,徐国扬这一生的传奇经历,被镇远县史志办主任段文浩先生收录在了《段大叔摆镇远故事》一书中。

徐国扬与现任妻子肖氏

新中国解放之初徐国扬全家福(徐国杨第二排左起第一位)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 投稿邮箱:zyjzz@126.com 黔ICP备08100235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均为镇远网-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