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感悟镇远 / 正文
?这里是镇远,不要再说它很像凤凰古城了
发布时间:2016-06-01   作者:苏丹卿   来源: 搜狐   浏览次数:
内容提要: 很多人说镇远像极了凤凰古城,确实很像,尤其是当夜色渐渐暗下来,两岸灯火慢慢亮起来的时候,它像极了凤凰古城。然而,我总觉...

  很多人说镇远像极了凤凰古城,确实很像,尤其是当夜色渐渐暗下来,两岸灯火慢慢亮起来的时候,它像极了凤凰古城。然而,我总觉得当初沈从文笔下写的风雨边城的样子,该是眼前镇远这个模样,所以,它与凤凰古城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像。

  时间控制得刚刚好,在河畔坐到晚上七点半左右的时候,镇远的夜色开始显露出来。由于最近一直是雨天,对落日下镇远的期待只好守到晚上八点半之前,这中间的一个小时,仿佛是镇远梳妆的时候。

  游船开始在平静的舞阳河上慢慢荡开孔雀开屏一般的涟漪,呈S状的河流将整个镇远古镇划分成一幅太极图,旧城和新城形成彼岸,虽说古老的印迹大多是在旧城,可夜幕下,河岸风光没有太多比较,它是整个镇远最美的彼岸。

  爬上青山,站在古亭一角,这是俯瞰镇远夜景的最好位置,然而山脉太远,镇远的隐隐藏藏看不见整个太极图,但这并不可惜。第一天来到镇远,已是下午临近傍晚,在冤家豆腐匆匆吃完一碗豆腐脑后,就将所有时间留给了青山和古亭。向导说我太急,可惜了一碗豆腐脑,但那时我的脑海里只有想追赶时间,趁古城灯火未亮起来的时候赶到古亭,所以就连爬山我几乎都是跑着的。

  但实在没有想到,镇远的天色晚得太迟,大概是到了晚上八点,它才慢慢亮起来,天色才渐渐蓝黑起来。登高等待夜色的人很少,大多都在古城里头,我替他们觉得可惜,如此山川河流和古镇尽收眼底的壮美竟然错过,比我先上来的,和我一同上来的,多是等不到夜色降临就先下山了,实在可惜。

  当第二天晚上,我守在古城的新桥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们的离去并不可惜,相反这比近处的镇远比高处欣赏时多了一种不能言喻的温柔。这与它更是靠近,而它也更是细腻。待天色还没有暗下来的时候,大概下午四点左右,从旧城的复兴巷进去,我又去袁家豆腐吃了一碗豆腐脑,这次没有匆匆,比起昨天的囫囵吞枣,今天算是细细品尝了一番,味道确实好极了,难怪这里的人和游客都要跑去袁家吃豆腐脑。

  吃完豆腐脑,我的步伐也慢了下来,在深巷宅院转了很久,才去桥上守住时光。灯火还没有亮起了,六点多的镇远还是一副白天的样子,舞阳河还很闹腾,桥上站满了人,所有的目光都朝着两三只细长的龙舟望去,不时敲锣打鼓呐喊,本是安静的舞阳河突然热闹极了。问了身旁的当地人才知道原来这是为端午节而准备的龙舟赛。

  青山绿水,古老建筑还在继续沉淀,龙舟赛的呐喊和锣鼓声顿时打破了夜幕降临前的所有寂静。然而我更喜欢的还是河水慢慢流淌,灯火在静谧的夜色中如诗画一样,龙舟虽然精彩,但游船更是摇曳时光和岁月。当然,镇远没有乌篷船,它只有木舟和略有繁华的游船,可这不影响镇远的宁静。大概是在七点左右,龙舟突然散去,它闹腾得很突然,归于平静的时候更突然。这仿佛是故意给夜色腾出空间。

  因此,我更是要守在桥上,哪怕是错过和同伴们一起享受晚餐的美好时光。

  阴雨天的镇远并没有阴沉,令人喘不过气来,相反随着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推移,它变得十分明亮,而且湛蓝,这时候的风景不需要调整白平衡,它是自然赋予的色调,但我怀疑这是不是跟山水有关?可这就这时,客栈和店铺的灯火慢慢亮起了了,倒映在水面上的两岸变得更加朦胧,这时候的镇远仿佛要从画中出来,还是要进去画中,一只游船缓缓驶了过来,我仍是分辨不清。

  温柔,有时候指一个人的性情,有时候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态度。但此时,温柔就是镇远的平静,安闲,这是它给我带来的温柔。不禁又想起凤凰古城,2014年清明前夕,在一场春雨中我遇见了它,那时它还不收门票,沱江两岸还没有迎来闹腾噪杂的人气,竹排和鸬鹚在淅沥沥的小雨里十分朦胧。那是凤凰给我最好的印象,此后再无。但眼前的镇远,确实有那么几时会让我误以为这里是凤凰,但很快这就被抽离了。

  如果没有来过镇远,但从别人镜头里看到眼前这幅光景的话,我也许还只惦记着凤凰古城,但此时我就站在这里,舞阳河的桥上,灯火渐渐璀璨,它呈现出自己的样子。我不该拿它与凤凰作比,它完全胜过了凤凰。惊奇的是,这是一个跟我之前走过的所有古镇都不一样,最明显的特点是安静,这是所有人寻找一个古镇最先希望的标准。其次,它并不繁华,跟所有古镇相比,它还不够有名气,可这不是缺点,正是因为名气不大,才使得它所谓的繁华还保留着原始味道。这里,还没有被外地人承包。地理位置的不便完整的保留了它。

  因此,镇远成为许多人梦中的伊甸园。

  两岸客栈的灯笼几乎都亮起来了,宁静的镇远并没有夜幕的到来就陷入喧嚣当中,尽管河岸的客栈饭庄以及酒吧开始蠢蠢欲动。但舞阳河和镇远在渐渐转换色调的同时,它竟变得越发安静,还是说我根本就已经听不见这个世界的纷扰,完全沦陷在这个美得不真实的风景里。桥上的游客越来越多,眼睛,单反,手机,任何一个可以记录下来的工具,人们都努力发挥着它的功能。是的,没有谁愿意错过这样的夜色。

  不必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否则镇远的温柔和娇羞就被掩盖了。它如一碗豆腐脑,需要细细品尝,撒上青葱,是绝对的可人。豆腐脑并不好看,但它纯白新嫩,清和平淡,正是不张扬的性子使得整个镇远人都善良,亲和。因此,就连镇远的夜色都显得清闲,它与别的古镇真的是不一样,即便灯火是关键,可它亮起来的时候毫无半点儿繁华,闹腾。任谁也不会打破舞阳河的平静,哪怕是摇曳的木舟,驶过的游船,也只是泛起轻轻涟漪。连它们都不忍破坏镇远的幽静。

  渐渐,黑夜完全降下来,湖面和建筑的温柔时光成为另一道风景。小镇在灯火中最终还是闹腾起来,镇远的夜市开始了,而我还沉浸在相机里那湛蓝的温柔。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

投稿邮箱:zyjzz@126.com 黔ICP备17001301号      贵公网安备 52262502000109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均为镇远网-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