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名家推荐 / 正文
镇远历史人物——吴会贤
发布时间:2020-06-18   作者:县委宣传部整理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内容提要: 吴会贤(1873-1934),字思齐,男,汉族,生于贵州省三穗县。吴会贤是清武显将军、二品花翎顶戴、山东协镇吴运贞之长子。吴会贤十一岁时随父驻防广西龙州平而关,在军中接受锻炼。二十一岁时甲午中日战争爆发,随父赴辽东参加甲午中日战争。甲午中日战争结束,随父驻防山东济南。二十四岁时,因山东“巨野教案”出,随父解甲归田,弃武习文,考中镇远府庠生,入镇远文明书院攻读经史。

  

吴会贤(1873-1934),字思齐,男,汉族,生于贵州省三穗县。吴会贤是清武显将军、二品花翎顶戴、山东协镇吴运贞之长子。吴会贤十一岁时随父驻防广西龙州平而关,在军中接受锻炼。二十一岁时甲午中日战争爆发,随父赴辽东参加甲午中日战争。甲午中日战争结束,随父驻防山东济南。二十四岁时,因山东“巨野教案”出,随父解甲归田,弃武习文,考中镇远府庠生,入镇远文明书院攻读经史。

图片1.png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参加了贵州省公费留学生考试,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并于当年东渡日本,在日留学期间,先习日语和数理化两年。入名古屋高等工业学校习纺织。后学印染,兼习栽桑、养蚕,在此期间加入中国同盟会。吴会贤在日本留学10年,十分关心家乡建设,他结合所学,撰写了《振兴贵州实业需从织物入手》论文,于1914年(民国三年)初寄往《贵州公报》(今《贵州日报》前身),并以“社说”(即社论)体裁刊载于2月8日、9日两天的《公报》之上。

  民国四年(1915年),吴会贤学成归国,在黔东重镇镇远创办了织布厂(时人称“大工厂”,在今县政府旁),并引进日本脚踏铁轮织布机。与旧式织布机相比,工效提高五至六倍。这一成果,引起贵州总督刘显世的重视,于是要求镇远织布厂迁往贵阳,并入省模范工厂。省模范工厂为当时省内最大的官办企业,吴会贤任工务部主任,后任厂长。民国十五年(1926年),周西成入黔主政,成立贵州省实业局,吴会贤为首任局长。由于军伐混战财政困难,民国十八年(1929年)模范工厂停办,实业局撤除,吴会贤辞职回到三穗。这时吴会贤在江浙的留日同学邀请他到江浙发展,吴会贤同意举家东迁。正在此时黔东八县(镇远、施秉、台江、剑河、三穗、岑巩、青溪、玉屏)正筹建“八县联立中学”,要求吴会贤出任校长。为了给家乡培养人才,吴会贤谢绝了同学的邀请,答应出任联立中学校长。于是吴会贤离开三穗来到镇远筹建“联立八中”。学校办起后,吴会贤不但没有领取应得的报酬,反而慷慨解囊,资助办学基金。不久,经省政府批准“镇远联中”更名为省立第八中学,吴会贤任校长。

图片2.png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刊发2017年10月第1期

  吴会贤除音乐、美术外,对其他各科都能讲授;曾获省教育厅“热心教育,深堪嘉尚”的嘉奖。吴会贤以敏捷成诗见长。“九·一八”事变后组织学生上街游行,并以“义勇”二字撰写对联:“义无反顾驱倭寇,勇当先锋复国仇”。此后,吴会贤每天晚饭后,抱着幼子在庭院中散步,不停地念道:“快快长大起来打日本!”他的抗日爱国思想深深地感染着他的学生和家人。吴会贤还能刺绣,陈列在其办公桌上的丝织品家猫座屏,就是亲手之作,其状栩栩如生。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春,正当省立第八中学第一届学生毕业时,吴会贤因误食了病牛肉,感染病毒,医治无效,于2月21日逝于任内,享年61岁。省府决定:一、黔东各县派代表赴省城为吴会贤举行追悼会,以怀英灵;二、以三穗县全年赋税中拨500银元抚恤遗属。镇远地方父老和全校师生,亦齐集省立镇远八中礼堂,举行盛大追悼会。

  吴会贤的一生,为抗击外来侵略和贵州经济社会发展及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图片3.png  

振兴贵州实业需从织物入手(原稿)

《贵州公报》民国三年二月八、九日连载吴会贤从日本寄来的《振兴贵州实业需从织物入手》文章:

  今之言救贫者,无贵贱、无老少皆曰非振兴实业不为功。言诚当矣,特是实业一项万户千门,农事森林矿务窑业纺绩染织此实业之最著者也。地方之情形,交通之便利,与夫事之易难缓急,不熟思而审夺之,茫茫然从事经营,或见异思迁,或因难退缩,徒糜巨款,一无所成。此我国近数十年来振兴实业者一般之通病也。

  吾黔处万山中,寒暑适宜,各种实业皆宜同时并举,无如款项奇绌,甲于各省,势不能不于实业中择其需用最多,利益最溥以为入手之方者,织物而外皆非易易也。请得一一而言之,凡人之所藉以生存者,曰衣曰食曰住,织物之于人不惟不可少,且占食与住之先。人生之初,即藉重我织物界,此理之昭昭者也。英吉利工厂林立,织物几居三分之二;日本工业学校数十百所,强半课织物;占实业之首位者,非明明织物乎。进而披阅税簿书,举凡输入我黔之商品,问有能超过织物者乎?无有也。织物之于商业,又居然多数也。此织物之最大且普,不可不先办者一也。

  闢矿山以取兼金,筑铁道以兴大利,此最可欣羡之事也。然所费甚钜,骤办殊难。若织物则可大可小,大则数千万金,小则数千金,皆可集事。官营私办,团体个人,毫无阻塞。且各种机械易于购求,仿造修缮,良亦匪难。大小男女工人略加指示,即可从事工作。此织物之易于著手,不可不先办者二也。

  致富之道厥惟实业,而织物为实业之强分子。英美之富世无比伦,一察其致富之由,织物实居过半也。且进而观我国江浙地方,桑麻繁茂,机抒不停,其富独超夫各省。更进而观我黔,遵义一带仅产野蚕,而制作尚未完备,对之他省虽未可以云富有,而黔中上下游各府,均莫能及焉。此织物足以致富,不可不先办者三也。

  通商贸易以来,欧美之机业家,以奇巧之器,制华美之物,排山倒海,输人我国,投吾之嗜好。我国之织物,美恶不敌,强半被其所夺。日本乃后进之国,乘此时机,极力摹仿,近十数年来,日本织物之输入我国者较之欧美,似有过之无不及也。倘任其长此以往,而不思所以补救之,不数年后,我国之织物,庸有立足地乎?此织物足以御外,不可不先办者四也。

  民国成立,实业渐兴,南北各省,凡关于织物工场及学校,皆已逐渐增加,洋货输入虽多,而旧有精制品之一部分,尚能保其残喘。从此研精改良,勇往迈进,既失之利源,无不可次弟取回。吾黔则未之有焉。全省数千万众,丝丝缕缕,皆购自各省及外洋,今以最少之数约之,平均每人一年所需,约以五元计,则每年流出各省及外洋之镪宝,何止数万万。纵令如何富有,亦有坐食山崩之虞。况地脊民贫,莫我贵州若者乎!此织物足以收利益,不可不先办者五也。

  由此五者观察之,织物制造之不可须臾稍缓者,既如是矣。果其即时兴工,督率奖励,诱导鼓舞,直接以开利源,间接则可以补政教之不及何也。

  凡一工厂之成立也,工人之需用必多,东西洋各国工厂之最大者,职工多至数万,中等则数干,最小者亦数百人。工业发达之邦,男女工人几有不敷应用之概,是以人各有事,而游手失职之民无焉。游手失职之民既无,则群居终日,无所事事,呼朋引类,作奸犯科,以扰害治安者盖亦鲜矣。此间接以补政教之不及者一也。

  各国工厂之中,对于此项工人,不仅利用其力也,每于休息之日,必集于一堂,工场主或当部部长,凡关于业务操作等事,恺切训示外,立身涉世,礼义廉耻诸大端,无不谆谆讲演,隐然于劳动工作之中,寓以敦品励行之意。此间接以补政教之不及者二也。

  黔省素号贫乏,小民之所恃以资生资养者,农事为多。洋烟未禁之先,此项毒物价格较昂,愚农无知,惟利是图,人于陷阱之中而不之觉。今已一律禁种,成效昭然,由行政方面观之,不啻拯斯民于水火,由农家方面观之,又若失一莫大利源也。当局者急急焉筹善后之策,觅补救之方,动念民膜,无微不至矣。窃以为未若振兴织物之为愈也。桑麻绵为制造织物之原料,织物发达,原料之需用必多,需用既多,其价必昂,向之种烟之地,皆易而种桑麻绵,失于彼而收于此,一举两得无过于斯矣。

  综上所说,织物之价值,织物之功效,与夫直接间接之利益,实业界中固无有出其右者。窃愿操实业之权者,勿瞻望,勿徘徊,师先劳之善政,设模范之工场,本身作则,劝农课工,远近观感,推及全黔。生众食寡,为疾用舒,黔之富指日可。

  (原载《贵州公报》民国三年二月八、九日)

  供稿:吴大明(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中国画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贵州中医药大学原党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高级政工师;吴会贤之孙。)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

投稿邮箱:zyjzz@126.com 黔ICP备17001301号      贵公网安备 52262502000109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均为镇远网-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