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散文 / 正文
乡泥之味
发布时间:2018-10-08   作者: 陶鹏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内容提要: 与家人愉快地过完中秋节,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母亲依旧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用胶袋装一把泥土,塞到我手中;我却不再像往常一样抵触和拒绝,而是默默地接过来,装在行李包中,然后一个人踏上远行的列车。

     与家人愉快地过完中秋节,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母亲依旧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用胶袋装一把泥土,塞到我手中;我却不再像往常一样抵触和拒绝,而是默默地接过来,装在行李包中,然后一个人踏上远行的列车。

     上初中那会,我就开始了一个人的独立生活,然而由于肠胃不好,每次长时间假期之后返校都会出现拉肚子的情况,有时甚至到了虚脱的境地,似乎已经形成了规律,虽然也买过药,但收效甚微。母亲从外祖母那里传承了不少民间医术,她说那是因为水土不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药,起不到根本性的作用,我虽不懂,但却认为很有道理,于是便成了母亲传统土方的“试验品”。

     母亲选择了一个晴朗的日子,拿着一个小锄头一大早便出了门,不一会便带着一包“新鲜”的泥土回来,她取了一个碗,将泥土倒在里面,然后倒满温开水,加入一点白糖和几滴醋,用筷子慢慢地搅动,看到碗中奇怪的“药”,我的胃已经开始抽搐了,胃液不停地往只喉管冒,干呕逼得眼泪不停地往外流。内心像火焰一样不停地翻滚,最后从喉咙里爆发出来,一脸嫌弃地告诉母亲我不喝。

     母亲的脾气很倔,倔得连十头壮年的牛也拉不回来,无论如何也要让我把碗里的水喝下。在母亲的坚持与软硬兼施下,我捏着鼻子,紧闭双眼,一口而尽,酸、甜、涩,以及叫不上名的味道,在胃里好一阵翻江倒海。不过说也其怪,回到学校之后却没有出现拉肚子的问题,不知是心理作用,是偶然肠胃好了,还是真的那一副“药”起了作用,心里面倒是有一点钦佩她“高明”的医术,开始感谢她那倔强的坚持。

     时间像一把饲料,催促着我快速成长,那变长的双腿,跨出了更远的距离,远到一年只能见母亲一两次面,同时内心变得有些慌张,自己也不知道是急切地想见到母亲,还是焦急那多年的痼疾不离不弃的纠缠。可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曾经很多次在电话里向母亲倾诉自己的烦恼,她总是沉默几秒钟,自言自语:“要是有一把老家的土就好了。”

     母亲曾说,故乡的土是人的根,里面安放着人的魂。

     如今,我也成了这样的人。每次都将带来的泥土用罐子装好,在某个寂静的深夜,用温水冲泡一小勺,坐在阳台上,面对故乡的明月,与明月下佝偻瘦小的母亲,细细地品味。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

投稿邮箱:zyjzz@126.com 黔ICP备17001301号      贵公网安备 52262502000109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均为镇远网-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