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散文 / 正文
小美镇远
发布时间:2017-06-06   作者:佚名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内容提要: 千百年来,在逝去的历史长河时光轴上,多少京华早已化作烟云,多少金碧辉煌早已没入马蹄,边陲小城镇远,一次次经受住了粉黛的诱惑,守住了文化的积淀,守住了文明的存在,守住了一片娴静的净土。

  



  每年的端午节,镇远古城都会隆重的举办民俗活动--赛龙舟。据说今年央视将作直播,决心带上家人老小凑去。

  提及镇远古城,距离我的老家其实不远,50余公里路程,由于相隔不远,又经常路过,以往一直未仔细端详,以为自己很是熟悉了。近些年来,交通方便了,远近来游玩的人越来越多,古城名声渐远渐大,小巧一座古城以何魅力引来如此多人慕名而来,谨起我对她的侧目。

  镇远古城的美是持之以恒的,记得30年前,我还是个孩子,都能发现了她的美丽,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是青龙洞的亭台楼阁,夹杂张三丰的似神似仙的传说,祝圣桥上的桥墩石凳,石屏山上的锁石铁链,有故事的镇远让我懵懂,镇远到底是天上还是人间!

  两年前走亲访友的机会,又得停驻一宿,洁白月光下的镇远还是那么的美,曾经走过路,记忆中黑瓦灰墙,飞檐斗榫历历在目,没有一丝高楼林立的现代建筑,没有隆隆轰鸣的开发机器,整个古城仿佛在喧嚣中静止存在。沿河、临街、依山傍水的每一处民居和建筑都成为了我回忆里保存完好的老照片,而并没有泛黄和陈旧,不禁让我浮想,两千多年前缅人骑象路过的那番景象,古城似乎也依然为这般模样。

  镇远古城的美源于她的灵秀,一个只容得下抵多几万人饮食起居的小城,细小狭长,那一弯舞水穿过城中漂亮S曲线,弯得如此得体,弯得如此自然,弯得如此迷人,宛如一婷婷少女翘臀丰乳,一点不多余,一点不亏陷。舞水千百年来眷顾着古城居民,在这一段蜕却了源头的来势汹涌,摒弃了下游的惊涛拍浪;悄悄地、静静的轻轻而出,没有了一丁点儿声息,静的让人没有发现她已前行。

  两岸的翠绿掩映在这一弯舞水里,小城的建筑与人便成了点缀。

  史料记载,镇远古城曾是军事关獈,扼守要地,我一直抱以怀疑,这么一处山、水、人和谐搭配的地方何堪人嘶马叫,这么一席梦里水乡何以容刀兵相融,当我走近卫城,森严的城门,光滑的垛口,当年的刀光剑影、掠城夺池理应为不争之实,城东的镇东关,西北的文德关,印证了当年烽烟征战。舞水两岸热爱家园的人们用生命和鲜血抵抗着一次次入侵者疯狂蹂躏,渴望和平的人们接受了一次次战火的洗礼,渴望和平的人们包容了一批批各种心态奔来的异乡“兵客”,渴望和平的人们遂把“和平”用于地名。方寸之地,保存完好不同时期的府衙、会馆、党部,交互相应,不同时代的博弈,在战火纷飞与商贾云集之间,古城从容不迫在领受了一批又一批,半山上的晨钟袅袅、拂尘香烟、仁义儒理,交融相错,不同格局的存在,在文明升华与文化交集之间,古城心平气和在接纳了一切的一切。

  镇远古城的美在于坚守与执着,坚守着存在必然有着客观存在的道理,即所谓道法自然,所谓“有无相生、难易相成”;执着于“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不以浮华所动,在“大拆大建”、“翻天覆地”的建设浪潮中诠释了“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之大道,悟透了佛理倡导的“平常心”的深层心境,这种心境,是万事随缘的心境,而随缘,是一种平和的生存态度,也是一种生存的意境。

  千百年来,在逝去的历史长河时光轴上,多少京华早已化作烟云,多少金碧辉煌早已没入马蹄,边陲小城镇远,一次次经受住了粉黛的诱惑,守住了文化的积淀,守住了文明的存在,守住了一片娴静的净土。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

投稿邮箱:zyjzz@126.com 黔ICP备17001301号      贵公网安备 52262502000109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均为镇远网-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