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散文 / 正文
盛夏记事一二三:
发布时间:2017-09-11   作者:莫家勇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抓螃蟹

周末,难熬县城火炉的气候,于是便带着妻子女儿回到农村老家。一路所见,在烈日的炙烤下,除了龙江河两岸以及靠山的庄稼稍有生机外,其余的多半都被晒的泛了黄色,干涸的土地就像母亲皲裂的双手,拂面而来的也如同刀割的热风。

熬不过女儿的纠缠,于是与妻子、女儿、侄女一道,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提着水桶,前往家门口龙江河里抓螃蟹。

看着女儿稚嫩的身体在她母亲的搀扶下尽情地在水里嬉戏,旁边的我也开始了我的工作—抓螃蟹。这种儿时的记忆,如今得到重新捡拾,心里自然升腾起一种久违的感动。回想那几年光臀年月,与小伙伴们在龙江河里扎猛子、摸鱼、刷鱼(用一根小竹竿做成的鱼竿在水流湍急处来回抽动,捕捉效果很好)、抓龙虾、螃蟹,撑排(用几根杉木拼接而成的木排),那是多么惬意,多么难忘的岁月。如今。昔日光臀的伙伴都各自成家立业,多半都是小老头和半老徐娘,不免又增添了几分忧伤。

“螃蟹、螃蟹!”,侄女和女儿天真急切的叫喊声惊醒了我,原来眼快的她们发现了我的脚下有一只又大又肥的螃蟹,正以时速“100公里”速度疯狂逃窜。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健步向前跨去,右手五指并拢按住它的背,哪知准心偏离,按住了屁股部分,它那两只硕大的钳子瞬时挥舞过来,眼看就要夹住我的拇指,我嗖地把拇指往前一挪,把它头部死死地压在石头缝中不能动弹。但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他拼命地用爪子抓刨着泥沙,腾起一阵阵沙雾。看着它挣扎起劲,我也顺势变换右手,用中指顶住它的背,拇指和食指扣住它那两只大钳子,其余手指扣住它的尾部,将他提出了水面,哇塞,很大的一只,足有2两重,只见它极不情愿地凌空使劲摆动着两个有力的大钳,其余八只腿在空中好拼命地挣扎,千方百计都要挣脱我的手。只要我稍微一疏忽,那致命的武器就会嵌入我手指。

侄女和女儿高兴地一边拍手一边惊呼“满叔真棒、爸爸真棒”。余下的时间,继而围着那只大桶,用稚嫩的小手舀着桶里的水,不停地倾洒在螃蟹的身上,不时还用小手忽地触碰一下螃蟹的背,继而又胆怯地瞬间把手缩了回来,那一刻,大桶是他们的天堂,是他们的童话世界。

时间在流逝,收获也在继续,我每每捉到一只,小侄女和女儿都会一边拍着小手一边不停的赞叹,就像英雄凯旋,活泼可爱的样子让我这个中年得子的人儿深深享受到了天伦之乐。烈日下,不远处的石拱桥下,几个外地来的垂钓者,坐在简易凳上,喝着刚刚泡制的从农家淘来的天印贡茶,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河面上的信号标,惬意地享受着悠闲人生;几个光臀的小孩有的在刷鱼,有的在扎猛子,有的趴在岸边的岩石上晒太阳。黝黑的皮肤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岸边的用柳枝条做成的鱼串上,早已串上了几条捕捉到的青碧条、黄趴趴鱼和已经被剥了壳的螃蟹,另一头用大石头压得死死的;大人们有的在牛羊的不远处的树荫下乘凉,有的则戴着斗笠正往稻田里抽水。忙碌的身影与河里玩乐的身影,演绎着成年人与未成年人两处不同的风景。

回想以往,由于电、毒、网的猖獗,龙江河里的鱼类几近灭绝。之前的小河虾和角角鱼早已不见踪影,螃蟹数量更是锐减,人们想要品尝一点河鲜都十分困难。好在近年以来,当地政府加大了龙江河流域的渔业保护力度,除了垂钓之外,其余捕捉方式一律取消,发现一例重罚一例。在当地人民的积极配合下,龙江河的的渔业资源得到了有效的恢复。如今,龙江河水更清了,鱼又多了起来,之前显见的螃蟹也渐渐多了。今年的全民运动会还在孟了小康寨举办了主题垂钓比赛;前不久巡查组在抓盗捕的过程中还拯救了一条24斤的娃娃鱼(学名大鲵,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效证实了“鱼米之乡”的回归。想到这些,心底自然涌起一股久违的欣慰。

 

扫地

 

二哥喜添贵子,举家欢庆。七大姑八大姨也相约到家祝贺,所带农家原生态滋补品鸡鸭鹅蛋等数不胜数。为给远道而来的亲友们解解渴,本人打开冰箱,给亲友们找找雪糕冰棒啥的,哪知里面早被侄女们扫荡的一干二净,于是只得驱车前往5里外的商店购买。

汽车在新修建的平整水泥路面上唰唰地疾驰。虽烈日当空,但整洁的路面没有一丝灰尘,迎面吹来的是两边浓浓的稻香。忽然,我放慢了车速,因为前往出现了一个只有在城市里才能见到的身影,一个头戴斗笠,拿着扫帚的身影。近了,原来是范家大娘,此刻她正顶着烈日,用笤帚清扫水泥路面上的灰尘及落叶。汗水从头顶冒出,顺着带着微笑的脸颊,滴在手臂上,滚在来回挥舞的笤帚上,然后洒下一阵雨雾,腾起一股咸味,即刻又消逝在热气中。转个弯,在一处有滚落土方的处所,早已聚集了10个人,他们拿着铲子、锄头,扫帚,正在清理路上的土方。劳动现场叮叮当当、嘻嘻哈哈,炽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快活的气息。

我幡然醒悟,原来,我每次走过家乡的这条水泥路时,总是见不到一丁点垃圾,即使偶尔看到一点牛粪啥的,一会就会被不知名的人们收拾得干干净净。如今,家乡的水泥路通了,新房子多了,自用车也多了,山更绿了,水也更清了。富裕起来的家乡人也懂得了享受美好的生活。除了举办春节文体活动,人们还在饭后茶余跳起了广场舞。近几个月来的农村清洁风暴行动,更是得到了他们的普遍支持和积极参与,除了做到门口三包外,每到每月的初一和十五这两天,他们还会在组长的带领下,对辖区的主干道及支路,开展一次彻底的大扫除。他们敢为人先的精神风貌得到了当地党委政府赞赏及临寨村民的积极效仿。

回来的途中,我特意装上了满满一袋子雪糕,放到组长的手里。不为别的,只想对这些善良的家乡人说一声:谢谢!

 

广场舞

周末无事,与大哥相约前往临寨老表家蹭伙食,更主要是想品尝一下正宗家乡土特产——天印贡茶。

路上,遇见扛着牛草正往回赶的满舅。说来也怪,平日里视农活为命的他怎么今天那么早就收工了?纳闷间,满舅冲我神秘地一笑:“活是干不完的!”

饭后,老表照例搬上了茶具,用他那非物质文化传承人的技艺泡上了一壶热乎乎的天印贡茶,一屋人喝着聊得正欢。渐渐,屋外传来了稀稀疏疏的人声,突然“叮叮当当”的音乐声响似一声惊雷,惊扰了我们的雅兴,老表连忙解释说:广场舞要开始了!

屋外的篮球场上,昏暗的路灯下,早已聚集了一些人,他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有的端坐在随身拿来的凳子上,有的坐在花台上,像是在等待一场盛大演出。广场的中央,早已跳上了几个窈窕的身影,说他们窈窕,其实是有几个小学生和几个年轻家庭主妇,那随着音乐节拍扭动着的身姿就像舞台上的演员,有模有样,颇有几分专业的天分。

伴着悠扬音乐的响起,广场上的看热闹的人渐渐多了,加入舞蹈阵营的人也多了起来。跳舞的人不会的跟着会的,跳的慢的跟着跳得快的,大家都有模有样地、笑嘻嘻地跟着蹦来蹦去。在音乐的陪伴下,队伍一会圆,一会儿方,一会儿停,一会儿走。动作虽不是整齐划一,但是每一个队员都一本正经,认认真真地跳着各自的角色。昏暗的灯光下,几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这不是寨上的一些男同志嘛,他们也有这种爱好?待细看时,不免哑然失笑,哪只有几个呀,五六十人的阵营中光男同志就有十二三位。这种在城区里才见到的现象竟然在农村的家乡也有复制版?惊喜之余,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一阵风略过我的眼际,仔细一看,哇,满舅!我顿时惊呆了,一个年近七十的糟老头子,竟然也在广场舞之列,那伴着音乐节奏翩翩起舞的婀娜的身姿,竟然是我家这个长期以来肩挑背扛的典型农村老汉?

“死老头子,这几天跳舞都着迷了,连活路都不愿意干了!”,一旁的满舅母见我惊奇的模样,在一旁细数着老伴的诸多不是。“以前他每天干活都是很晚才回家。现在好了,一大清早起来别的不干,就知道倒腾他那个VCD,咿咿呀呀跳得我心烦;到下午,我晚饭还没做好就赶回来了,说是不要耽误去跳舞。有的时候连饭都懒得吃了,饿着肚子也要去跳上一跳,把我这个老婆子忘得一干二净喽!”。“他如今找到一个“新老婆”了,你个糟老婆子谁还要呀!哈哈哈!”旁边大婶的一个玩笑,引得周围的看热闹的人也跟着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听满舅母说,广场舞在本寨兴起后,俺满舅对此可谓师如痴如醉。不但农活都比过去明显减少了,甚至有时候干活回来晚点,连老伴准备好的晚饭都顾不上吃,径直跑去广场了,回来自己就着冷灶剩饭胡乱填充了事。

还听说,今年这些跳舞的可出尽了风头,在刚刚结束的全镇运动会上,他们村不仅取得了全镇最好的成绩,还破天荒地组建了啦啦操队,在每次赛事结束的间隙还给全镇人民来上一段健身操表演;这几天他们部分队员还要去县里参加什么比赛,所有他们也加快了排练力度。

悠扬的音乐声中,汽车渐行渐远,但广场上那一盏盏路灯,在夜色中显得越发明亮。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

投稿邮箱:zyjzz@126.com 黔ICP备17001301号      贵公网安备 52262502000109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均为镇远网-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